Saturday, January 26, 2008

周休

周休一日,家庭煮夫再次出击!!

周五第一次作午餐给人吃,多谢张老人家和梁生担任‘白老鼠’。

其实也没有煮什么特别的 只是煮了我最拿手(最简单)的意大利通心粉和杂豆炒鸡丁。

第一次把鸡腿‘起骨’,还只是用了一把很小的刀。

第一次把鸡肉切成鸡丁,也是用那把小刀。

十点半开始煮,十一点半完成。忘了把成品拍下来。

辛好他们吃得下,还得到好评,哈哈!

信心大增,下次煮‘酱油干煎鸡’。

没有照片,就送大家一首歌,我最近都在听:

阴天

阴天 在不开灯的房间
当所有思绪都一点一点沉淀
爱情究竟是精神鸦片
还是世纪末的无聊消遣

香烟 氲成一滩光圈
和他的照片就摆在手边
傻傻两个人 笑的多甜

开始总是分分钟都妙不可言
谁都以为热情它永不会灭
除了激情褪去后的那一点点倦

也许像谁说过的贪得无厌
活该应了谁说过的不知检点
总之那几年 感性赢了理性那一面

阴天 在不开灯的房间
当所有思绪都一点一点沉淀
爱恨情欲里的疑点 盲点
呼之欲出 那么明显

女孩 通通让到一边
这歌里的细微末节就算都体验
若想真明白 真要好几年

回想那一天 喧闹的喜宴
耳边响起的究竟是序曲 或完结篇?

感情不就是你情我愿
最好爱恨扯平两不相欠
感情说穿了 一人挣脱的 一人去捡

男人大可不必 百口莫辩
女人实在无须 楚楚可怜
总之那几年 你们两个没有缘

阴天 在不开灯的房间
当所有思绪都一点一点沉淀
爱情终究是精神鸦片
还是世纪末的无聊消遣

香烟 氲成一滩光圈
和他的照片就摆在手边
傻傻两个人 笑的多甜

傻傻两个人 笑的多甜

1 comment:

有事没事也留个言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