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0, 2010

猛鬼趙明福 - 回顧與省思(完結篇)


2009年最後一次的生日。
是誰讓這樣的生日,變成……

這樣……
還有這樣的生日?


照片提供:號外周報攝影記者謝名彬/林振輝
部份照片提供:Mandy
亦有部份是在路見要鳴處不問自取
今天,4月20號,是趙明福的生忌。

今天,亦是驗屍庭續審,但全國上下人民寄以厚望,希望看到真相大白,但卻因為普緹來不了,而真相大黑的日子。今天,也是當局宣佈說英國法醫要在下個禮拜一供證的日子。

之前,普緹說明福之死,百分之八十是他殺,被人家視為藐視法庭,也文也武的喊打喊告。可是當反貪會律師暗示說鬼佬法醫也同意為自殺,卻又安然無事,也不見多事之徒去提告。事情的真相到底是如何,其實已經不等法庭宣判。

因為,公道自在人心。

是自殺或他殺,人民在心中已經對政府下了判詞。




猛鬼趙明福挺著被人讚美、警告、埋怨、置疑,被嘰為鬼話連篇,甚至被指消費趙明福的情況之下發佈出來,最大的高興,是不止一人說這個鬼故事一點也不恐怖,只有越聽越肚懶。

我們根本不需要恐怖的力量,我們只需要有肚懶的勇氣。

不僅是在我這裡,還在很多地方傳流當中。

有人告訴我,他們收到原稿,不是因為從我這邊或號外看到,而是有心人發送的電郵,讓猛鬼趙明福在地球上轉了幾圈。

我感謝這些有心人的轉發、流傳,雖然我也不知道像這樣的撰寫,轉發和流傳,到底可以為這個國家帶來怎樣的改變。寫寫國陣是不會倒的,罵罵民聯也沒有學乖。大部份人的無動於衷,為破爛的國家領袖延續了政治生命。

我們可以怪誰呀,到頭來還不是姑息養奸,是非對錯原則拿捏不清的自己嗎?

這是猛鬼趙明福的最後一篇。

可是秉持著不想怪力亂神,妖言惑眾的原則,這條猛鬼,還是不猛鬼的。充其量,它只能算是一個回顧;事過境遷,我們走遠了,可是趙家人卻還在原地踏步。

大家誤會了,悲傷是不會隨時日消逝的,因為傷口從來沒有癒合過,輕輕一觸,鮮血就會流出來。

人過度悲傷與憤怒,是需要真相來討安心的。

趙明福的血,跟我們的一樣紅。趙家人的淚,也跟我們的一樣清徹。走在失去法度的年代,我們需要更大的勇氣來糾正對與錯。莫要袖手旁觀。莫要慶幸這是你家的事不是我的事。因為等到你家有事,冷漠的就已經來不及了。

不記得從那裡聽來,可是卻一句話一直銘記於心。今天,追思趙明福,讓我把這句話,再說一遍:

“趙明福不是第一個,可是我們如果做對了,他會是最後一個。”

很多人問我,你熟趙明福嗎?不,我不但不熟,我甚至沒有見過他。可是,這不是認識與不認識的事,這是對與錯的問題。

今天,追思素未謀面的趙明福,我想以這段回顧,來祭他的在天之靈。



雪州反贪会总部马沙南大厦闹鬼事纪
* 2009年12月,《中国报》报导马沙南大厦闹鬼,引述一名保安人员的话说在傍晚6点半,所有大厦职员已下班,他独自去5楼的洗手间时听到有脚步声。他走出厕所一看,发觉有个穿黑色大衣和白色长裤的男子在等电梯。

* “我问他要去哪里,他说要上楼。接着升降机门打开,他就走进去。我当时想到可能是赵明福,立即到4楼的保安室看升降机的闭路电视,结果,升降机内却没有人。”之后,更陆续听到有人说看到赵氏鬼魂。

* 据了解,反贪委员会有两名官员在晚上看到赵明福。“这名官员当时坐在休息间的沙发内看电视,突然感觉颈项好像是被人咬,他去厕所照镜子时发现颈项红了一 块。过后,这名官员就坐在柜台处,看到赵明福鬼魂从里面走了出来,接着他发觉有人拉他的脚,官员怕到冲出去,再也没有来上班。”

* 据悉,连反贪委会的副主任也亲眼看到赵明福。赵明福鬼魂出现的地点,即在他卧尸处的5楼及第14楼的反贪委员会。

* 据悉,该栋大厦官员是从去年10月份开斋节开始看到赵魂出没。

* 2010年1月,雪州反贪污委员会总部突然从莎阿南马沙南大厦搬到雪州发展机构大厦(Wisma PKNS),但是却否认撤离跟闹鬼有关。



苏淑慧祭文:

“我只要你回来我身边……”

明福,你没有任何的交代就匆匆离开了我。

你说我们还有很多事还没完成,有很多地方很想去,你还说这一辈子的路都会陪我一起走下去的。现在的我该怎办呢?怎样才能再见到你呢?我的脑海里一直都在想着你,念着你……我只要你回来,回来我的身边……这几天我一直都在等着你,但是却让我失望了。

我只想知道你现在过的好不好,痛不痛……?请你别让我等那么久好吗?就让我再见你一次,一次就好。当哭泣以及呼唤无法叫醒你的时候,我已不能不相信你已永远的离开了我。再多的不舍今日(周一,7月20日)还是要与你告别了。

我答应你,我会好好的活下去。但是,你一定要在我身边陪伴我,陪我一起照顾他。明福,虽然今世我与你的缘份已尽了。但是我希望,如果有下一辈子的话,我很想与你再续我们今生的缘份。你安心上路吧,愿你安息。



“我只要你回来我身边……”

有一個人,媒體很少提。但是在趙明福棺木在声声悲泣中移至家门时,他却独自坐在厨房的角落,木無表情。他是趙爸爸。“他说他要去帮人,要去做欧阳捍华的政治秘书……”

“像他这样的人才是应该为社会服务的,他有这种精神,我怎么会后悔,怎么会怪他怨他呢?但是我希望政府給回我一個公道。”因为,对丧家来说,只有真相,才能慰亡者之灵。


他哭了
他也哭了

你哭了嗎?
這當中,橫跨著一條生與死的鴻溝
趙麗蘭不止一次追問:“為什麼?”

我們肚懶了嗎?
肚懶多久?
說趙明福自殺的人,你的心中沒有疑問,沒有愧疚嗎?

有安娣問我,趙明福的冤幾時可以雪?
我的答案是,政府倒台的那一天。
他們拎著趙明福的黑白遺照,口口聲聲說人不能白死
可是在烏雪國會補選區,卻還有華人啋啋連聲,
直罵民聯怎的拍張死人照給自己那麼觸霉頭。
難道馬來人就不怕鬼嗎?

趙明福你的冤單靠華人報不了
要三大民族團結力量,你方能死因大白。


Fwei's Talk

1 comment:

有事没事也留个言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