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08, 2010

(转)猛鬼趙明福(一)

对于鬼神之说,一直以来都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

没有特别抗拒,也没有特地把自己搞得满天神佛。

信,是因为我父亲曾经有过灵异经历。(老豆应该不会骗我吧?就算是,也没办法...)

不信,因为本身没有经历过,也不想经历。

以下文章会提到关于灵异现象,不喜欢的可以就此跳过。

转载自波波,信不信由你。

=========================================================



寫在明福猛鬼之前,有一個問題想問。


這個世界上有鬼嗎? 

答案不一而足。有的人說有,有的人說沒有,有的人態度曖昧,不想說有,但也不敢說沒有。但凡遇上不能解釋的事,我們慣性的用科學來找答案。可是,人生在世,科學所解釋不到的東西很多。諸如空氣,看不到,摸不著,可是你卻可以感受得到。
 

我這樣說,你們明白嗎?

不明白也不要緊,聽故事吧。

XXXXXXXXXXXXXX


赵明福很猛。


自2009年7月离奇身亡后,多地盛传各种版本的鬼故事;这边有人发鬼梦那边有人见鬼,搞出人命的雪州反贪污委员会总部莎阿南马沙南大厦更是鬼影幢幢,有人被咬扯腿,还有人看到有鬼搭电梯上上下下反贪会。

现身时分,固然夜幕已低垂,但恰好也是他被带返助查的时间;凑巧得太诡异。
“明福死得太冤,心中很怨,所以很猛鬼……”生前跟他同工同煲,一起打政治工的Mandy这么说。她是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的私人助理,明福死后,从不信鬼神,到不得不信,从她口中说来的,无疑是我听过最绘影绘声的鬼故之一。

问题是,天天有人死,为何偏就某些人会人死为鬼?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写的是一个鬼故事。
 

很無奈,可是目前為止,它只能是一個鬼故事。

你,当然也最好当作是个鬼故事来听。


照片提供:號外周報攝影記者謝名彬/林振輝

问:据说行动党人常常梦到赵明福? 
答:
我自己都梦过几次。其实他死才一个礼拜,我们就接到很多电话说他们梦到明福。

问:可不可以告诉我们,在梦中明福到底想交待什么?
答:(迟疑)其实……打电话来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不能肯定到底是看到还是梦到。

他们是指党员吗?)不是,都是普通市民所以才不知道怎样联络赵家人,有些去找沙登的服务中心,有些甚至打去杨巧双的office说有明福的讯息要传给他的家人。(你都有亲自去查证?)我亲手follow up的有两个。

会不会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激动)那些人都不认识他的咧,怎样日有所思?!

Mandy:“這些人都不認識趙明福的,怎樣去日有所思?!”


问:是谁最先梦到他?

答:在他死后的第二个星期,沙登一个女助理打电话给我说有人见到明福的鬼,问我可以不可以去了解发生什么事,因为我跟明福最好朋友。我其实是基督教徒来的,不相信这些的不是打咯。

这个见鬼的女人是住在梳邦再也的,她一直说她丈夫反对她讲,但是她觉得如果不说出来良心不安。她说,她是一个不看报纸的家庭主妇,她也根本不知道谁是赵明福,她说她不是发梦,她是真的见到──。

后来我才知她一路来是阴阳眼的,找了很多次神父请求上帝把这种沟通能力收回去还收不掉。

问:见鬼的时间和地点?
答:在她家,晚上她要睡觉的时候,看到有一个年青人侧着身子,站在窗外,没有正面看她,只是满怀心事的看地上 ……当时,她知道这个年轻人死了。(到底明福想说什么?)(眼红/哽咽)她说,明福请她转告赵妈妈和未婚妻……他不是自杀的。



明福请她转告赵妈妈和未婚妻……他不是自杀的。


她还有看到一些画面,有3个人围住明福……她可以形容出这3个人的脸,但是当时验尸庭还没有开审,我们也没有办法知道她形容的是谁。她说如果看到照片她一定可以认得出这3个人。我试过很多方法去找反贪会官员的照片,上网啦找马来同事帮忙啦但是反贪会人那么多怎样找……

后来,验尸庭开了,我们也就知道她指的那3个人是谁了。不过,一来这女士方拒绝蜗警方供证,二来,看到鬼这种东西可以当证词吗?可是没有人解释到为什么在验尸庭开始之前她就可以形容到某些人的样貌形容到这么准。

(待续)

Fwei's Talk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有事没事也留个言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