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8, 2010

一个马来西亚?


来源

Fwei's Talk

[转]你還可以為趙明福做這件事




這封信,在面子書上流傳。

我是其中的一個收信人。現在,我希望有緣上來這裡坐坐的大家都是收信人。

如果你的心也是肉做的,如果你也心有不忍,請你們代為轉貼、流傳。讓我們萬眾一心,將這樣的怨念和信念傳給應該要被鬼魂索命的人;請他們下手要公道一點。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不是不報,時辰未到。

信件全文如下>>>


Salam all,
大家好,

I know everyone is busy recovering from the HS by-election, and prepping for Sibu.
我知道大家仍然忙著為烏雪的敗選療傷,以及正為詩巫之役備戰。

But we really need to push for Dr. Porntip to come. And the only way she can be released by her Ministry of Justice is to get a written assurance from the Home Affairs Ministry here (Hisham).
但是,我們迫切需要Dr. Porntip來馬供證(趙明福命案目前仍在驗屍庭續審)。唯一可以讓她獲得泰國司法部的允許,上庭供證的方法是由大馬內政部長(希山)發出書面保證來確保她的人身安全。

And the only way we can get them to give those assurances is for the public/opposition to pressure Hisham to give a written assurance. The StateGovt has already written a letter to request for this letter, and so far, no response.
而我們可以迫使他們發出書面保證的唯一途徑,就是讓公眾/反對黨一起來向希山施壓。州政府(雪州)已經發出公函,向當局要求這封書面保證,但是迄今為止,卻仍然杳無音訊。

So I appeal to you to make use of your various networks/blogs/twitter/Facebook/friends/media links to do exactly this: pressure Hisham.
有鑑於此,我吁請你利用你所能利用的各種網絡/部落格/twitter/面子書/朋友/媒體連結與關係(這句我加的)等等,集中火力去做這件事──向希山施壓。

If not, it looks like it will be "Open Verdict", or worse, "suicide".
如不,看來這宗命案將會以“存疑判决”,或更糟的是,以“自殺”審結了案。

This is the only chance we have left.
這是我們剩下的最後機會。

Thanks all,
謝謝大家。




Tricia



(我很趕,不懂有沒有譯錯,有錯的你們自己改>>>>這句也是我自己加的)









Fwei's Talk

Friday, April 23, 2010

卡马拉是不是回教徒?

卡马拉在今早走访新古毛亚三古邦新村受询此事时态度显得防备,一听到记者提出“幽灵(选民)”( hantu)这个敏感字眼马上“弹开”,拒绝做出相关回应。


“拜托拜托,请给我时间,我现在最重要、也是唯一的任务是完成我的竞选和拜票工作,任何竞选以外的课题我现在不想回答,或许等我忙完一切后才做出交待。”


询及他何时交待始末,他声言不知。“我不知道,“如真主所愿”(Insha Allah)吧!”

出处: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29984


他是不是回教徒?


如果不是的话,请帮忙报警处理,谢谢。





Fwei's Talk

开心些什么?

如果有条茂里欠你几百万,12年了都不还钱给你,直到有一天你在街上碰到他,拦住他,他才死死气把钱还你。

你会抱着他痛哭感谢他,还是打他一身当利息?

我都不懂他们开心些什么...


等12年,終獲批公民權‧68歲林玉花“攔截”成功喜泣

马来西亚人,醒下啦!

Fwei's Talk

Thursday, April 22, 2010

强哥哥!!ET姐姐!!!第二集来啦!!!!



支持本地货,耶!

Fwei's Talk

(转)国会录影视频:安华、一个大马、安可大辩论(下午场)

《安华、一个大马、安可》大辩论(下午场)视频(下午二时三十分至三时正)。

这是自三〇八政治海啸后我国最极具规模的重量级辩论,当然决议结果是不言而喻的,大多数票压倒少数票,作为首相兼指政党首脑的纳吉,理应上台对垒反对党领袖,可是却派出一帮二线炮手代劳,无法看到王对王实在遗憾,自此一役,『安华时代』可能即将终结(送入国会特委会的后果应该是返魂无术了)。



来源

Fwei's Talk

(转)国会录影视频:安华、一个大马、安可大辩论(上午场)

由于《今日大马》无法正常运作非UTUBE视频,因此,《安华、一个大马、安可》大辩论【早上场】录影视频贴于此部落格,直至想到其他发布方法为止。

请读者自行剪贴视频代码,广宣流布。




来源

Fwei's Talk

潮流兴改图

人家玩改图我也要玩!

原图,出自文哥


改图,出自自己:



网友史提夫提供:



声明: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如果你有更好的创意,欢迎加入改图行列。

Fwei's Talk

Wednesday, April 21, 2010

笨蛋网络骗子又一个!

今天早上照常check mail,发现以下邮件:




看似银行发来的电邮,其实是笨蛋网络骗子的招数。

为什么这么肯定?

第一,Maybank的电邮是不会用@verification.com的。

第二,To的电邮地址是空的。

第三,显示link跟真正的link不一样。

第四,本人认为最笨的错误 - 2001 - 08 Maybank. All Right Reserve.

...

现在都2010年四月了,还2008...

唉...

技术含量这样低,现在的骗子也太没质数了吧?

好奇心,点进去看:




假的,看到上面的网址吗?

没有https的。

红圈圈就是跟真网的差别。




这个才是真的。

大牛贴士:凡是任何关于到钱财的网站的超连接都不要相信,自己手动输入最安全。

记得,一定要https哦!

Fwei's Talk

Tuesday, April 20, 2010

猛鬼趙明福 - 回顧與省思(完結篇)


2009年最後一次的生日。
是誰讓這樣的生日,變成……

這樣……
還有這樣的生日?


照片提供:號外周報攝影記者謝名彬/林振輝
部份照片提供:Mandy
亦有部份是在路見要鳴處不問自取
今天,4月20號,是趙明福的生忌。

今天,亦是驗屍庭續審,但全國上下人民寄以厚望,希望看到真相大白,但卻因為普緹來不了,而真相大黑的日子。今天,也是當局宣佈說英國法醫要在下個禮拜一供證的日子。

之前,普緹說明福之死,百分之八十是他殺,被人家視為藐視法庭,也文也武的喊打喊告。可是當反貪會律師暗示說鬼佬法醫也同意為自殺,卻又安然無事,也不見多事之徒去提告。事情的真相到底是如何,其實已經不等法庭宣判。

因為,公道自在人心。

是自殺或他殺,人民在心中已經對政府下了判詞。




猛鬼趙明福挺著被人讚美、警告、埋怨、置疑,被嘰為鬼話連篇,甚至被指消費趙明福的情況之下發佈出來,最大的高興,是不止一人說這個鬼故事一點也不恐怖,只有越聽越肚懶。

我們根本不需要恐怖的力量,我們只需要有肚懶的勇氣。

不僅是在我這裡,還在很多地方傳流當中。

有人告訴我,他們收到原稿,不是因為從我這邊或號外看到,而是有心人發送的電郵,讓猛鬼趙明福在地球上轉了幾圈。

我感謝這些有心人的轉發、流傳,雖然我也不知道像這樣的撰寫,轉發和流傳,到底可以為這個國家帶來怎樣的改變。寫寫國陣是不會倒的,罵罵民聯也沒有學乖。大部份人的無動於衷,為破爛的國家領袖延續了政治生命。

我們可以怪誰呀,到頭來還不是姑息養奸,是非對錯原則拿捏不清的自己嗎?

這是猛鬼趙明福的最後一篇。

可是秉持著不想怪力亂神,妖言惑眾的原則,這條猛鬼,還是不猛鬼的。充其量,它只能算是一個回顧;事過境遷,我們走遠了,可是趙家人卻還在原地踏步。

大家誤會了,悲傷是不會隨時日消逝的,因為傷口從來沒有癒合過,輕輕一觸,鮮血就會流出來。

人過度悲傷與憤怒,是需要真相來討安心的。

趙明福的血,跟我們的一樣紅。趙家人的淚,也跟我們的一樣清徹。走在失去法度的年代,我們需要更大的勇氣來糾正對與錯。莫要袖手旁觀。莫要慶幸這是你家的事不是我的事。因為等到你家有事,冷漠的就已經來不及了。

不記得從那裡聽來,可是卻一句話一直銘記於心。今天,追思趙明福,讓我把這句話,再說一遍:

“趙明福不是第一個,可是我們如果做對了,他會是最後一個。”

很多人問我,你熟趙明福嗎?不,我不但不熟,我甚至沒有見過他。可是,這不是認識與不認識的事,這是對與錯的問題。

今天,追思素未謀面的趙明福,我想以這段回顧,來祭他的在天之靈。



雪州反贪会总部马沙南大厦闹鬼事纪
* 2009年12月,《中国报》报导马沙南大厦闹鬼,引述一名保安人员的话说在傍晚6点半,所有大厦职员已下班,他独自去5楼的洗手间时听到有脚步声。他走出厕所一看,发觉有个穿黑色大衣和白色长裤的男子在等电梯。

* “我问他要去哪里,他说要上楼。接着升降机门打开,他就走进去。我当时想到可能是赵明福,立即到4楼的保安室看升降机的闭路电视,结果,升降机内却没有人。”之后,更陆续听到有人说看到赵氏鬼魂。

* 据了解,反贪委员会有两名官员在晚上看到赵明福。“这名官员当时坐在休息间的沙发内看电视,突然感觉颈项好像是被人咬,他去厕所照镜子时发现颈项红了一 块。过后,这名官员就坐在柜台处,看到赵明福鬼魂从里面走了出来,接着他发觉有人拉他的脚,官员怕到冲出去,再也没有来上班。”

* 据悉,连反贪委会的副主任也亲眼看到赵明福。赵明福鬼魂出现的地点,即在他卧尸处的5楼及第14楼的反贪委员会。

* 据悉,该栋大厦官员是从去年10月份开斋节开始看到赵魂出没。

* 2010年1月,雪州反贪污委员会总部突然从莎阿南马沙南大厦搬到雪州发展机构大厦(Wisma PKNS),但是却否认撤离跟闹鬼有关。



苏淑慧祭文:

“我只要你回来我身边……”

明福,你没有任何的交代就匆匆离开了我。

你说我们还有很多事还没完成,有很多地方很想去,你还说这一辈子的路都会陪我一起走下去的。现在的我该怎办呢?怎样才能再见到你呢?我的脑海里一直都在想着你,念着你……我只要你回来,回来我的身边……这几天我一直都在等着你,但是却让我失望了。

我只想知道你现在过的好不好,痛不痛……?请你别让我等那么久好吗?就让我再见你一次,一次就好。当哭泣以及呼唤无法叫醒你的时候,我已不能不相信你已永远的离开了我。再多的不舍今日(周一,7月20日)还是要与你告别了。

我答应你,我会好好的活下去。但是,你一定要在我身边陪伴我,陪我一起照顾他。明福,虽然今世我与你的缘份已尽了。但是我希望,如果有下一辈子的话,我很想与你再续我们今生的缘份。你安心上路吧,愿你安息。



“我只要你回来我身边……”

有一個人,媒體很少提。但是在趙明福棺木在声声悲泣中移至家门时,他却独自坐在厨房的角落,木無表情。他是趙爸爸。“他说他要去帮人,要去做欧阳捍华的政治秘书……”

“像他这样的人才是应该为社会服务的,他有这种精神,我怎么会后悔,怎么会怪他怨他呢?但是我希望政府給回我一個公道。”因为,对丧家来说,只有真相,才能慰亡者之灵。


他哭了
他也哭了

你哭了嗎?
這當中,橫跨著一條生與死的鴻溝
趙麗蘭不止一次追問:“為什麼?”

我們肚懶了嗎?
肚懶多久?
說趙明福自殺的人,你的心中沒有疑問,沒有愧疚嗎?

有安娣問我,趙明福的冤幾時可以雪?
我的答案是,政府倒台的那一天。
他們拎著趙明福的黑白遺照,口口聲聲說人不能白死
可是在烏雪國會補選區,卻還有華人啋啋連聲,
直罵民聯怎的拍張死人照給自己那麼觸霉頭。
難道馬來人就不怕鬼嗎?

趙明福你的冤單靠華人報不了
要三大民族團結力量,你方能死因大白。


Fwei's Talk

青蛙出头天

美国吃喝玩乐团没有你的份,已经替你不值 - 你的功劳如此大,怎么纳吉叔叔会看不到...

原来,你要的不是到外国吃喝玩乐这种没有意义的事。

果然,你要干的,都是大事。

这个拜五,你就要迈向人生的另一个高峰。

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你能够更上一层楼。

谢谢你让我知道,无论人民如何厌恶你,垂弃你,甚至侮辱你也无所谓,只要为国阵服务,你就能更容易,更快捷地得到赐封。

恭喜你,拿督。


我们全体霹雳子民一定不会忘记你。

Fwei's Talk

Monday, April 19, 2010

Thursday, April 15, 2010

Wednesday, April 14, 2010

美人计



由于上一个video亮点不明显,很多人没找到,这个video来个明显点的...

记得,要看完哦!

Fwei's Talk

Tuesday, April 13, 2010

Monday, April 12, 2010

美女酒精测试

最近放太多肚懒文章,今天就来个美女给大家娱乐娱乐...



Fwei's Talk

(转)猛鬼趙明福(四)

如果读完前三部你还相信赵明福是自杀的话,我也没什么好说了...

==============================================================


如是自殺墜樓,為何死者左腳鞋底會磨損得如此利害,以至皮脫鞋底裂
如果倒臥不起的是你的兒你的父你的兄你的弟
你又作何感想
2009年7月16日,明福臥屍雪州反貪會總部
發生了什麼事?這是一個等不到答案的朝代

赵明福会跳楼嗎?

一个即将步入红地毯的丈夫、一个未出生孩子的父亲,就因为他是一起案件的证人,一夜之间却换来躺在棺木内的苍白身躯,留下的,是疑點疑點疑點疑點再加疑點

再多三個月,就是趙明福的忌日,可是,真相還沒有大白。隨著泰國法醫所遭受的“政治壓力”,大概也就像Frank留言所說的,不但白不了,還一整個黑掉。此地無銀三百兩,是小學生就在學的人生道理。但卻偏偏有人睜開眼睛說瞎話,當人是堆大便來唬弄。

很多人說赵明福是为民主捐躯的烈士。可是,赵明福不是烈士。充其量,他只是一党专大之后,横蛮妄为,只手遮天的祭品。是在不正常体制下消失的一个人。他的死法,揭露了大马执法单位的阴暗面,掀开失控的国家单位,以生命祭私欲与权力的事实。
 

寫這一段時,我依然在等着政府大公无私,还原真相。
 

如果证实是他杀,请执法当局还赵家和人民一个明白。
如果执法当局手软,那么,就希望這一系列的《猛鬼趙明福》,來提醒大家,記得為趙明福讨公道,莫待六月飛霜,叫一個人白白的死了,還得擔個畏罪自殺、財困自殺、與同房共屋主的女生搞糾紛不清的男女關係而煩惱自殺等等等。

這是趙明福去年的最後一個生日
與Mandy及雪州政府內的馬來同事合攝

2010年的4月20日,是驗屍庭繼審的日子
但是,也同樣是趙明福的生忌是的,那一天是明福的生日
我們渴望在他生的一天,因著普緹而找到他死的真相
現在,普緹表明因政治壓力而不來了
輪到誰為趙明福的死找尋真相?
(從2003至2007年,我国共有1535人在警局、监狱与扣留营內死亡;單單2008年,便发生了 13宗警局扣留所死亡与255宗监狱死亡案件。)

(趙明福只是冰山一角。又或者依據死亡檔案,他是141號。一個活生生的人走了進去,結果變成一組號碼出來。我從不認為他是烈士。我覺得他是人肉祭品。強架他上祭台的,除了不公的執法單位,還有漠視對錯,容忍強權霸道的我們。)

(趙明福不是第一個,可是如果我們做對了,他可以是最後一個。)

照片提供:號外周報攝影記者謝名彬/林振輝
部份照片提供:Mandy

问:其实你跟赵明福认识的日子算起来也不长,你怎会跟他感情那么好?
答:我跟明福进党的时间只差一两个星期而己,大家同样对国家有抱负和理想,又常常看不过眼党中一些积存已久的问题,说话就比较同声同气,常常一起发牢骚,一起骂人,他很喜欢下来我的office找东西吃的,感情自然比较好。

问:有人说明福生前因为被反贪会调查而感到很害怕,有这样的事吗? 
答:
没有!反贪会在office翻他的文件时他还很轻松的Intercom给我,他安慰我说没有事的因为他都没有做错事!明福的车就泊在我的旁边而己,那天我在car park还亲眼看到他给反贪会人带走,一个坐前面一个坐后面,他自己开他的车。

他可能动作有点姐手姐脚,但他是一个很有原则性的人,他是不会那么容易低头的!

问:咦不是有报导说他在被带走前表情紧张神色不安,还一直打电话求助吗?
答:吸一大口气/激动)没有!他是一个很喜欢讲电话的人,人家在翻他的东西他就一直intercom下来跟我说喂Mandy他们在翻我的东西。几分钟又打来说喂他们现在在做什么!他走前一直打来给我是叫我们大家不要担心,不是他在怕!

你知道吗,他死前在office打的那些电话是打给我的!


他死前在office打的那些電話是打給我的,
不是人家所說的很騰雞的四處打給律師。。。。

问:有些人,包括一些认识他的记者也在说赵明福性格软弱,样子书生,在接受盘问时有可能是自己受不住压力而跳楼自杀的,你怎么说?
答:(激动)太过份了讲这些话的人!你们有多认识赵明福?谁这么讲的?真一蕃薯来的!你们去州政府大厦问问看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啦,我们同期进州政府作事在同一栋大厦办公,我们常常早餐午餐连晚餐都一起吃,我亲眼看到他怎样去据理力争!难道我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我们州政府里面还有很多官员是国阵的人来的你知道吗他们故意为难我们的,要什么没有什么,要文具没有要文件没有,当正我们只有一届的寿命而己!谁在开会的时候骂人?赵明福!

这是真的,我有时还会圆滑一点跟人家讲please,他是完全硬到不会转弯的,每次我拿文具还要想办法多跟他拿一份,因为他不会低声下气去求人!整天跟人家吵架的人就是他!他绝对不是一个懦弱怕事的人,反而是你硬他会比你更硬!

这样的人会因为怕反贪会的盘问而自杀?!告诉你,在我心里面他非常有可能是因为做人太硬人所以才会给人家什么……我不懂啦,但是我的第六感告诉我这最有可能是事实。


太過份了講這些話的人!
你們有多認識趙明福?

问:反贪会上门时,党也有马上就征询律师的意见对不对? 
答:
有,欧阳(捍華)有马上打给张菲倩律师,张律师当时是说不要给他们带走明福,因为他不是嫌犯他只是证人!可是后来因为反贪会要带走电脑,又因為另外一位印裔律师赶到了,就询问了他的意见,明福、欧阳和那个印裔律师闭门谈了10分钟,印裔律师的意见是明福可以跟官员走,而且他会陪明福一起去。

明福在楼下打的那通电话,还有到了反贪会打的另一通电话就是给印度律师和一位选区的老党员 的。他问,我到了,你们在那里?(这件事跟女老党员什么关系?)要拨款给谁不是明福决定的,是老党员根据选区的要求决定了欧阳签名的,明福只是处理而己。

所以,死得最冤枉的是赵明福!


问:事发后,也有人轰炸行动党说保护助理不力,到底那天有人上反贪会声援明福吗? 
答:
有,女老党员、欧阳和律师张菲倩晚上10点多有到,他们在反贪会等到半夜一点多,可是没有人跟他们拿口供喎!证明反贪会这些人都没有搞清楚拨款的程序,我觉得他们只是想针对明福,想在他的口中套取不利于党的情报。

老实说,如果被带走的是我,我也不会乱开口拉人下水,要盘问不是给你盘问啦,那里知道他们走了之后明福会莫名其妙的死掉!


證明這些人根本就沒有搞清楚撥款的程序
分不清有錯沒有錯就來捉人


问:是谁通知你明福出事了?
答:第一个打给我的是陈国伟,他说他接到记者电话说明福跳楼了,我还骂他莫名其妙在反贪会那里会死的?!盖了陈国伟的电话,就轮到我的电话响不停了。我一直说不可能,最后到邓章钦的助理王永胜打来,我的手开始发抖了心很慌……

我打给我老板,她一开声就叫我马上赶去反贪局看发生什么事。(泛泪)我的眼泪呀不停的流……做么要跳楼做么赵明福会跳楼?

我的淚呀不停的流,做麼要跳樓做麼趙明福會跳樓?
问:在7月15号赵明福被带走的当天晚上,你们做了什么努力去救他出来? 
答:当天我跟老板出去,回到家都晚上9点半了,我打给林吉祥的秘书问要怎样做,要不要搬马,不过他没有听电话,所以我又打给欧阳问他要怎样做,他说他会过去叫我们先看情形才来决定下一步做什么。

Ok咯,我就打给反贪会的一名顾问,问看赵明福几时会放出来为什么会扣留这么久。他说好会帮我查。晚上11点多12点,看没有消息来我又打去,顾问说好像有人冒充签名喎,现在盘问中,但是一定会放人的。明福是很老实的他不会敢死到冒充签名的,听到顾问这样讲我整晚睡不着。

我一直sms给明福,他一个也没有reply过。我的手机set了如果sms过得到会有delivery report的,过得到就证明他电话有开。我从晚上九点多一直送到第二天早上11点,他的电话没有开过!

反贪会说半夜放了他是谎话来的,明福是个很喜欢讲电话的人, 就算是他要留下来休息也没有理由不开电话的。


很難相信你知道嗎。。。他不會是甘心去死的人
整件事充滿了疑點

问:有什么理论支持你说他一定会开手机的说法吗? 
答:他很喜欢讲电话的,塞车一个小时他可以连打30多个电话出去找这个喂你还没有醒呀找那个喂你在那里,他是这样的,我天天早上都会接到他的电话。

他很好笑的,我们楼上楼下嘛,有时他做到很闷呀三八三八就跑下来我office吃东西,得空没有事情做他就会intercom下来问人家喂你在那里。明明是intercom他还会问你在那里,证明这是他讲电话讲到太习惯的惯用词来的。你说你放了他给回他东西了而他不开电话?这是没有可能的事!

问:后来发生了什么事? 
等到早上6点没有消息,我又打电话给顾问,因为我知道老人家睡不多的,我说赵明福还没有放出来喎现在是怎样?他说好好他去Check,7点多回我电话说是9点会放。Ok,我等到9点,明福的电话还是不通,我又打给欧阳,他说反贪会有权扣留24小时所以下午5点前一定会放人。

11点多我又打给顾问,他说ok他又去check,等等等还是没有放人。再去追问,他说不知道喎明明跟我说要放人的做么还没有放我也不明白……。原来(泛泪)……明福出事了。之后,顾问有打给我,我骂他为什么要骗我,他说,Mandy,我也是给人家骗呀……。


要到看報紙才知道自家骨肉不在了
有人想過為人父母的心情嗎?

问:有人说赵家迄今因为明福的死而怪罪行动党? 
答:
黯然)就算有怪也是难免的,我是有那句讲那句,就算党要怪我还是要讲,的确是我们做的不够好。明福出事后,欧阳叫我通知他的家人……那时我已经哭到好像猪头一样,这是报忧不是报喜咧,我怎样讲得出口?没有人要讲,一直叫我去讲。

(红眼)我打了两通电话,一通给他妈妈,一通给苏淑慧。你知道吗,他妈妈是看报纸才知道他儿子原来昨天已经给反贪会带走了,党没有人通知她,所以她怎样会不生气?


趙媽媽一聽明福跳樓死,就啊──────的喊出來

问:接到电话时,赵妈妈和苏淑慧的反应怎样? 
答:
赵妈妈一听,就啊──────(真的拉得好长好大声。雖是Mandy翻版趙媽媽的淒厲心酸,我亦震驚)的喊得很凄厉很大声,接着就大哭。听了,很心酸呀…‥。

淑慧很镇定,一直问我有没有亲见看到明福条尸,我想,她是不能相信。等到看见明福的尸体了,她抱着我哭,说她肚子里面已经有了明福的小孩。你知道吗那天晚上我气到踼马沙南大厦的玻璃门!

赵明福从中午12点就躺在那边到8点,他会饿、会冷、会怕会累的你们知道吗?人已经死了为什么还不让我们进去带走他?!


人已經死了,為什麼不讓我們盡快收屍?
他會冷會怕會餓會累的你們知道嗎?

问:赵家人,尤其是苏淑慧现在的情况怎样?答:下个月要临盆了。(註:已經在虎年初九臨盆了。取名趙爾家。)男的,以后赵家多一个男人,希望可以填补苏淑慧当天一个人斟茶的凄凉场面。另外,我希望大家给她活下去的空间。你看她只是在网志上面写两次而己就成千上万的人追住她,她不敢再写了!

问:可是换一个角度来看也是好事呀,证明我们国家关心明福命案的人很多答:(无奈)可是你们想想,一个大肚婆正在想着要怎样一个人带大baby,明福又不在,又不懂来的人是真心的朋友还是想借她捞政治资本,她的压力也很大,现在连写点东西发泄都不行……将心比心,如果明福是我弟弟我也不想他的死变成一场政治大戏,希望大家体谅。

问:未婚先孕,她也一定遭受社会的压力吧? 
答:
(激动)我在office接到电话几生气呀,有个女老师打电话来骂赵明福!咦,骂一个死人干嘛?)(尖着喉咙扮凶骂人)她说你们不要在报纸上讲明福是冤死的,他还没有结婚就去搞大人家的肚子如果是我的女儿我都不知道觉得几羞耻,你们还要公开大大声讲要报生纸!

好心还是华人咧我真的很想骂回她!她一直说明福做错了,为全国人做了一个很坏的榜样!我说安娣人家他们要结婚了,她又骂可是还没有结婚是不是?她是打来雪州政府office的,我那里可以骂人,只有忍气吞声应付她咯。


人死了,還被人家背底裡說白金也收了不少啦~
真是匪夷所思的馬來西亞人,是非黑白都分不明白

问:咦,竟然有这样的事?
 
答:
他们每次来听审,我都尽量帮他们找住宿的赞助,不然有谁理?可是有人竟然说他们拿白金都不少啦我真的很想脱鞋来一巴扫他的嘴,有钱又怎样?你看到赵妈妈的肝肠吋断,一直到今天都还在悲痛,你只会明白钱不是万能的,你只会恨自己赔不回一个活生生的儿子给她。

问:这件事发生后,对你加入反对党的决心有影响吗?
答:我是为了改变而加入民联的,但是赵明福的遭遇当然也会让我们觉得心寒。赵丽兰也劝过我要为家人着想。明福出事后,我问过一位Exco,如果我被反贪会带走了你会通知我的家人吗?他说不会,因为反贪会24小时就会放人的,难道我要你的家人从怡保赶下来咩?

我说但是现在人死了,他说你要明白没有人会知道进反贪会也会死的,只是知道会死在警察局吧了──所以,丽兰问我一句话我答不出,她说每次有人抓进去你们有大批人马在外面吵吵吵,为什么这次我哥哥进去你们没有搬马来等他的?我也不懂要怎样回答。

上个礼拜YB才叫我做好心理准备,说今年民联会发生很多事,我看着她,心想,不是要叫我买保险吧……。我心里是做好准备了,什么事都好,我绝对不跟反贪会走。做反对党是要付出代价的,我们不是不怕,但是有些事情总得要有人做。


如果有同樣的人數走向內政部和平請命
你說普緹是來得了,還是來不了?

问:我们这样子报导出来,党和赵家会怪你吗? 
答:
我不怕收警告信,我讲的是真话。至于赵家应该不会怪我,我不是政治人物,我也不是想出名,我只是想把我知道的东西说出来,让大家知道在明福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Fwei's Talk